首頁(yè)博物—正文
“為了博物館奔赴一座城”,何以蔚然成風(fēng)?
2024年05月21日 10:36 來(lái)源:中國新聞網(wǎng)

  哲學(xué)家?jiàn)W古斯·狄尼斯曾說(shuō)過(guò):“世界是一本書(shū),而不旅行的人們只讀了其中一頁(yè)!甭眯幸嗍情喿x。那怎樣才能將世界這本“書(shū)”讀得更深更透?

  很多年輕人給出的解法是:去博物館——哪怕所愛(ài)的文物隔山海,也要去看一看。

  抖音在第48個(gè)國際博物館日到來(lái)之際發(fā)布的《2024抖音博物館生態(tài)數據報告》就顯示:過(guò)去一年,抖音博物館打卡數同比增長(cháng)34%,帶動(dòng)博物館門(mén)票訂單量同比增長(cháng)149%。博物館正成為旅游熱門(mén)打卡地,“為了博物館奔赴一座城”則成了文旅打卡新趨勢。

  博物館到底有多“熱”?今年“五一”假期期間博物館的火熱,就可供窺斑見(jiàn)豹:整個(gè)“五一”,博物館都處在假日旅游熱門(mén)景點(diǎn)的“C位”,在線(xiàn)旅游平臺發(fā)布的數據顯示,今年該平臺上預訂量最高的景區類(lèi)目中,博物館(展覽館)已超過(guò)了動(dòng)物園與主題公園。很多熱門(mén)博物館的搶票難度,完全不遜于大熱明星演唱會(huì )。

  據國家文物局不完全統計,全國6000多家博物館和55家國家考古遺址公園,今年“五一”假期前三天就共接待游客近4000萬(wàn)人次。

  博物館從少數文博愛(ài)好者的簽到處變?yōu)榇蟊姟拔⒍燃佟钡拇蚩ǖ,從年輕人旅游清單里錦上添花的“可選項”變?yōu)椴豢苫蛉钡摹氨剡x項”,反映的是文旅深度融合的趨勢,是大眾旅游體驗向縱深拓展的態(tài)勢,更是人們與文博的雙向奔赴。

  短視頻直播助益了博物館文物的“活態(tài)化”

  促成雙向奔赴的“情感催化劑”,就是博物館在短視頻直播時(shí)代的煥新。在過(guò)去,博物館會(huì )成為“清冷殿堂”,就在于那些文博資源離人們很遠,許多人觸摸不到它的體溫;在今天,博物館會(huì )變成“流量擔當”,就是因為那些國家寶藏在短視頻上和直播間里煥發(fā)了新活力。

  都知道,作為文化“存儲卡”和歷史“解碼器”的博物館,是保護和傳承人類(lèi)文明的重要場(chǎng)所:那一磚一石,都濃縮著(zhù)豐富的歷史記憶;一器一物,都承載著(zhù)厚重的文化底蘊。這些記憶和底蘊,賦予了博物館以文化價(jià)值、旅游價(jià)值、審美價(jià)值和教育價(jià)值。

  只不過(guò),過(guò)去挺長(cháng)時(shí)間里,博物館給人的印象是厚重感有余但鮮活感不足,其“高冷”形象在文博跟大眾之間構筑了無(wú)形的壁壘。

  讓博物館文物活起來(lái),就該讓文物走出標本化狀態(tài)得到活態(tài)化呈現,讓文博在“再生活語(yǔ)境化”中變得更有靈魂。

  這需要文博用新表達去@大眾。而短視頻和直播就成了文博敘事連接公眾情感、激發(fā)大眾共鳴的最佳載體:短視頻+直播+電商可以托起文博跟大眾生活的多維連接,包括文物形象特征與現代生活美學(xué)的連接、文創(chuàng )產(chǎn)品功能與現代生活場(chǎng)景的連接、文博精神內核與現代價(jià)值觀(guān)念的連接,助力文博形象煥新。

  說(shuō)到文博形象煥新,許多網(wǎng)絡(luò )沖浪達人會(huì )立馬想到曾在全網(wǎng)刷屏的H5《文物戲精大會(huì )》!安┪镳^有戲精出沒(méi)”的靈動(dòng)演繹,就讓那些文物活了起來(lái)。

  煥新的文博形象,能帶動(dòng)博物館走近大眾、吸引大眾走進(jìn)博物館。正因如此,近年來(lái),博物館扎堆入駐抖音、擁抱新表達形式。很多博物館還解鎖了整活玩梗等技能,經(jīng)常線(xiàn)上線(xiàn)下聯(lián)動(dòng)、發(fā)動(dòng)網(wǎng)民共創(chuàng ),跟網(wǎng)友打成一片。

  文博學(xué)者趙澄澄就認為,短視頻直播上的文博傳播,會(huì )“引發(fā)基于博物館趣緣關(guān)系的聚合,以持續性話(huà)題生產(chǎn)連接網(wǎng)絡(luò )節點(diǎn),塑造了社交媒體時(shí)代博物館領(lǐng)域的傳播圖景!

  新傳播圖景下,那些在短視頻和直播中被生動(dòng)還原的跟展覽、文物相關(guān)的故事、場(chǎng)景、氣氛、典籍等,也會(huì )激發(fā)大量網(wǎng)友特別是年輕人“云逛館”的興趣——抖音報告就提到,對博物館相關(guān)內容最感興趣的,是00后。

  點(diǎn)贊轉發(fā)、購買(mǎi)文創(chuàng ),則是很多人興趣被激發(fā)后的落點(diǎn)。他們可能會(huì )因為喜歡敦煌石窟,而下單甘肅省博物館敦煌福手玩偶,會(huì )因為喜歡三星堆,而買(mǎi)下三星堆博物館青銅面具掛飾……這是他們?yōu)閭鹘y文化打Call的迂回表達。

  “線(xiàn)上種草,線(xiàn)下拔草”帶動(dòng)了地方文旅

  抖音上創(chuàng )作者、電商、生活服務(wù)等構成的豐富生態(tài),還能把線(xiàn)上的“文博內容熱”轉化為線(xiàn)下的“城市文旅熱”。

  短視頻直播的推薦算法與“種草(推介)-拔草(打卡)-再種草(再推介)”式正向增強回路,會(huì )導引很多網(wǎng)友把對“活起來(lái)”的文物瑰寶的心動(dòng)轉化為前去親自感受的行動(dòng)。

  正如很多人的味蕾被抖音上的淄博燒烤、哈爾濱凍梨或天水麻辣燙擊中后,會(huì )來(lái)一場(chǎng)說(shuō)走就走的旅行去嘗一嘗那樣,許多人被短視頻直播中的博物館“種草”后,也會(huì )跑去博物館所在地“拔草”——光線(xiàn)上打Call已經(jīng)滿(mǎn)足不了他們的文博打卡熱情。

  當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的心態(tài)遇上博物館們在抖音上用玩梗整活迂回發(fā)出的“快到我碗里來(lái)”的邀請,很多網(wǎng)民自然會(huì )不吝為熱愛(ài)買(mǎi)單,因此也就有了“跟著(zhù)抖音逛展覽展館”現象的蔚為風(fēng)行。

  對許多游客來(lái)說(shuō),抖音上那些文物解說(shuō)、實(shí)地探訪(fǎng)、歷史科普、游館攻略等內容,將他們帶上了“認知-認同-認可”三級火箭的載人座艙,而認可就是線(xiàn)下打卡的主要心理動(dòng)因。

  數據本身會(huì )說(shuō)話(huà):景德鎮陶瓷博物館里的“無(wú)語(yǔ)菩薩”表情包在抖音爆火后,相關(guān)話(huà)題視頻播放量超過(guò)2.1億次,帶動(dòng)該館打卡量增長(cháng)360%,成了對景德鎮文旅的一記猛助攻。安陽(yáng)殷墟遺址博物館、中國文字博物館走紅后,打卡量均增長(cháng)10倍以上,助力安陽(yáng)城市打卡量增長(cháng)20%;三星堆博物館打卡量增長(cháng)126%,帶動(dòng)所在城市四川德陽(yáng)打卡量增長(cháng)12%。

  某種程度上,很多網(wǎng)友跟著(zhù)抖音逛展覽展館,也是用追求體驗感、參與感的共創(chuàng ),去回應很多博物館在聽(tīng)勸寵粉中優(yōu)化文博服務(wù)、推出文創(chuàng )新品的共創(chuàng )動(dòng)作。

  他們的“拔草之后再種草”,則成了對這些博物館的回饋。

  抖音話(huà)題詞“與文物合影的正確姿勢”下,就網(wǎng)友曬出在云岡石窟的“與大佛擊掌”照,在三星堆博物館的“戴面具”借位式合影照,在景德鎮陶瓷博物館學(xué)“無(wú)語(yǔ)菩薩”擺無(wú)語(yǔ)表情的效仿圖……這相當于參與了博物館展覽的二次傳播,也為當地文旅做了自發(fā)“安利”。

  到頭來(lái),這也能帶動(dòng)正向循環(huán):一群人的“種草”吸引了另一群人“拔草”,拔草者再種草又會(huì )吸引更多人去拔草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這次出圈的博物館里,還有全國首個(gè)縣級國家一級綜合性博物館——青州博物館。憑著(zhù)龍興寺造像那些“微笑的佛像”,青州博物館在抖音上成功出圈,位列抖音濰坊展館展覽好評榜TOP1。自去年5月新館營(yíng)業(yè)以來(lái),青州博物館已接待游客180余萬(wàn)人次,成了青州市乃至濰坊市文旅的醒目賣(mài)點(diǎn)。

  奔赴“詩(shī)和遠方”,也怕“迷路”。想去青州博物館打卡的人可能也會(huì )顧慮:如何預約,周邊交通怎么樣,吃飯怎么解決?

  抖音吃喝玩樂(lè )榜的展覽展館好評榜,就在幫網(wǎng)友打通從心動(dòng)到行動(dòng)的天塹:搜索“青州博物館”出來(lái)的800多條用戶(hù)評價(jià),會(huì )給你實(shí)用的攻略和教程。目前該榜單已上線(xiàn)全國342個(gè)城市,獲得近2億次點(diǎn)擊。有“指南”在手,網(wǎng)友跟著(zhù)抖音逛展覽展館自然更有譜了。

  當越來(lái)越多人“為了博物館奔赴一座城”,博物館熱對地方文旅市場(chǎng)的引流作用勢必也更加顯著(zhù),帶來(lái)的“以文塑旅,以旅彰文”效果也愈發(fā)可期。

  “為了博物館奔赴一座城”蔚然成風(fēng),會(huì )讓地方文旅跟著(zhù)受益——博物館在短視頻直播中“活起來(lái)”,能直接帶動(dòng)地方文旅“火起來(lái)”。

  但更多人去實(shí)地探訪(fǎng)“博物致知”更大的價(jià)值,在于在觸摸傳統文脈中感知歷史溫度、涵養文化自信。

  重器凝萬(wàn)古之志、典籍匯千載之思的博物館,是連接過(guò)去、現在、未來(lái)的一道橋梁。

  很多年輕人為了博物館奔赴一座城,奔赴的未嘗不是文化尋根之旅。沉浸式觀(guān)看會(huì )將他們帶入漫游于歷史長(cháng)河的特殊情境中,讓他們觸碰到歷史的根與脈,受到教育、洗禮和啟迪。

  以往許多文物承載的厚重歷史,對他們而言也許是抽象的、模糊的,但當那些別致的云夢(mèng)秦簡(jiǎn)、恢弘的千里江山圖、古雅的賈湖骨笛在方寸之間“活”了起來(lái),再加上有那些文物講解鋪墊在先,附著(zhù)其上的文化元素與歷史背景會(huì )以一種很具體生動(dòng)的方式進(jìn)入游客的腦海。

  “一個(gè)博物館就是一所大學(xué)!。當很多人“為了博物館奔赴一座城”開(kāi)啟的是一場(chǎng)長(cháng)知識的文化“酷”旅,那其價(jià)值必然會(huì )延伸到文脈賡續、文明延亙上——那樣可以讓傳統文化得到更好的保護傳承,也讓傳統文化為現代生活提供更豐厚的養分。

  就此看,“為了博物館奔赴一座城”的景象多多益善。(文/仲鳴)

編輯:孫婷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