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(yè)博物—正文
四川為什么是“天府之國”?打卡“錦繡四川”
2024年04月22日 15:52 來(lái)源:道中華微信公眾號

  編者的話(huà):今年初,中華民族共同體體驗館四川體驗區在北京開(kāi)展。大熊貓、三星堆、九寨溝及川菜、川酒、川劇、川茶等文化主題在此輪番展出,讓觀(guān)眾可以在幾千年的歷史長(cháng)河中聆聽(tīng)四川、品味四川、感受四川、珍藏四川,來(lái)一次身在北京、神游四川的沉浸式體驗。

  中華文明凝成一體,五十六個(gè)民族融為一家,四川無(wú)疑是重要的紐帶之一。小說(shuō)《笑傲江湖》開(kāi)篇就有一段對話(huà):“古人說(shuō)道:既得隴,復望蜀。你爹爹卻是既得鄂,復望蜀。咱們一路鏢自福建向西走,從江西、湖南,到了湖北,那便止步啦,可為甚么不溯江而西,再上四川呢?四川是天府之國,那可富庶得很哪。咱們走通了四川這一路,北上陜西,南下云貴,生意少說(shuō)也得再多做三成!

  小說(shuō)當然是虛妄之言,但金庸先生對于四川的地理紐帶作用卻了如指掌。除了北上甘陜南下云貴,中原與西藏來(lái)往通道也多經(jīng)四川。

  清光緒二十七年(1901年),駐藏幫辦大臣安成繪制了一幅《自打箭爐至前后藏途程圖》,原本現藏于國家圖書(shū)館,其中詳細描繪了從打箭爐(四川康定)到拉薩及日喀則的路線(xiàn)。在沒(méi)有公路導航的時(shí)代,清朝官員就是依據此圖跋山涉水,進(jìn)入雪域高原。

  地理上四川聯(lián)結了中原與西南邊陲,人文上自然也成為多民族的聚居地,漢、彝、藏、羌、苗、土家等民族世居于此。幾千年的四川史,見(jiàn)證著(zhù)中華民族的發(fā)展壯大。

  三星堆——文明之初的狂想曲

  說(shuō)到四川歷史,必然要從三星堆說(shuō)起。1929年,四川廣漢縣的一位農民在淘溝時(shí)偶然發(fā)現一個(gè)埋藏玉石器的坑洞,首次發(fā)現了三星堆的秘密。1934年,華西大學(xué)對三星堆進(jìn)行首次挖掘,不過(guò)由于時(shí)局動(dòng)蕩等客觀(guān)因素,考古和文物研究工作難以為繼。

  20世紀50年代,三星堆的考古工作得以恢復,尤其到了八九十年代以后,三星堆迎來(lái)了大規模連續發(fā)掘時(shí)期,其間出土的文物造型獨特精美、年代久遠,令全世界為之震撼。

  據悉,三星堆遺址在新石器時(shí)代晚期至夏時(shí)期已發(fā)展成為中心聚落。約在商代早期,出現城墻、大型建筑。商代中期以后,城址面積達3.6平方公里。高度發(fā)達的青銅鑄造、黃金加工、制玉、絲織業(yè),復雜的社會(huì )結構,成熟的祭祀體系,彰顯其西南地區統治中心、經(jīng)濟中心的獨特地位,可能是某代蜀王的都邑所在。

  三星堆遺址出土了很多形態(tài)獨特、精美奇巧的青銅面具、神樹(shù)、玉器、金器,把古老文明既真實(shí)又匪夷所思地展現在世人面前。而這些器物體現了中國古代文化中一個(gè)極具特色的部分——神靈祭祀,這是中華文明在青銅時(shí)代的一個(gè)重要特征,是上古先民對上天、神靈、祖先頂禮膜拜歷史場(chǎng)景的縮影與再現。

  同時(shí),青銅器當中發(fā)現的大量獸面紋、神靈動(dòng)物,則是集多種動(dòng)物精靈于一體的形象,反映了蜀人對自然神靈的崇拜,祭祀的對象主要是祖先的亡靈以及各種自然神靈以及太陽(yáng)神等。

  三星堆的考古發(fā)現,將中國古史傳說(shuō)中被視為“神話(huà)”的歷史場(chǎng)景,以青銅器的方式進(jìn)行了實(shí)物再現,為古蜀文明與中原文明相互影響等提供了有力的考古實(shí)證,證明了中華文明的形成過(guò)程是一條從“多元”最終匯聚為“一體”的歷史長(cháng)河。

  諸葛亮——南撫夷越與民族融合

  提起四川的古跡,武侯祠最令人神往。這里松柏密布,綠草成蔭,1300年前杜甫就曾描繪這里“映階碧草自春色,隔葉黃鸝空好音”,可見(jiàn)其景觀(guān)千年不改。古代知識分子大都以諸葛亮為精神偶像,市井草根也對他推崇備至。

  一直以來(lái),圍繞諸葛亮的傳奇事跡,民間社會(huì )形成了諸多傳說(shuō),很多少數民族節日也與諸葛亮相關(guān),例如彝族的火把節、傣族的潑水節等。這些傳說(shuō)故事跨越地域和文化邊界而廣泛流傳,成為極具影響力的中華文化符號。

  早在諸葛亮未出茅廬時(shí),就在《隆中對》里為劉備做了戰略規劃:若跨有荊、益,保其巖阻,西和諸戎,南撫夷越……可見(jiàn)在諸葛亮心里,與少數民族的關(guān)系是未來(lái)規劃中的重要一環(huán)。公元222年夷陵之戰,劉備軍敗身死,蜀國陷入危局。諸葛亮僅用了六年時(shí)間便完成重整,于228年開(kāi)啟第一次北伐。這其中平定治理南中,為蜀國穩固后方起到了極大作用。

  南中主要指四川西南和云貴地區,也就是《隆中對》里說(shuō)的夷越之地。南中與巴蜀地區歷來(lái)地理相近,往來(lái)頻繁。在東漢政權崩潰以后,有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沒(méi)有出現全國統一的中央王朝。維系南中與中原聯(lián)系的責任,就自然地落在了諸葛亮所執掌的蜀漢政權肩上。

  在《出師表》中,諸葛亮把自己的南征形容成“五月渡瀘,深入不毛”!度A陽(yáng)國志·南中志》中記載了諸葛亮曾七擒孟獲。不過(guò)由于這個(gè)故事太過(guò)神奇,古今很多學(xué)者都有質(zhì)疑。馬謖曾在南征前諫言“攻心為上,攻城為下,心戰為上,兵戰為下”,顯然為諸葛亮所采納。無(wú)論是否七擒七縱,孟獲其人是存在的,他在諸葛亮的心理攻勢下選擇歸順也應當不假。

  平定南中之后,下一步自然是治理以使其穩定。傳說(shuō)有人曾勸諸葛亮按照當地舊俗以人頭祭祀河神,諸葛亮卻用面粉包裹豬羊肉做成人頭的樣子,并畫(huà)上眼睛、鼻子、嘴巴,用于祭祀瀘水,這被后世視為饅頭的起源。

  諸葛亮決定用南中部族首領(lǐng)來(lái)管理南中,不留外人,不留兵勇。幾年之后,南中便達到“綱紀粗定,夷漢粗安”的局面。

  蜀漢南征,既穩定后方,支援了北伐,也開(kāi)發(fā)南中,加強了南中與中原的聯(lián)系。前者的意義不過(guò)存在幾十年,后者的功績(jì)卻千年不滅。

  四川——中原文化的“避難所”

  古人講逐鹿中原,是因為得到中原地區就代表?yè)碛姓䴔嗟恼y合法性。所以相對中原的戰火連綿,四川就顯得安寧一些。

  南宋詩(shī)人謝枋得曾有“尋得桃源好避秦,桃紅又是一年春”的感慨,不少中原人把四川視作桃花源,在此躲避亂世。

  杜甫等文人都曾逃難到四川,也在此留下不少詩(shī)文。唐代以后關(guān)中地區水土流失嚴重,秦嶺樹(shù)木被砍伐嚴重,長(cháng)安面臨沒(méi)柴燒沒(méi)水用的困境,再也無(wú)法負擔百萬(wàn)人口。此后關(guān)中的人口大量南遷四川盆地,四川成為中國西部的中心。

  不僅是普通民眾,中央政府也有不少來(lái)川避禍。安史之亂時(shí),唐玄宗就從長(cháng)安出逃來(lái)到四川,白居易《長(cháng)恨歌》中“蜀江水碧蜀山青,圣主朝朝暮暮情”就是說(shuō)的這段往事?箲鹌陂g南京淪陷,國民政府也不得已西遷重慶(當時(shí)重慶屬四川)。

  四川就像一個(gè)避難所,在動(dòng)蕩不安時(shí)把中原文化完好保存,在太平盛世時(shí)再反哺回去,中華文明就在這一來(lái)一回中往復循環(huán),生生不息。

  大美中華 錦繡四川

  四川素有“天府之國”的美譽(yù),這里旅游資源富集、民族風(fēng)情濃郁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原真、多元文化交融,有國寶大熊貓,有“九寨歸來(lái)不看水”的九寨溝、“人間瑤池美譽(yù)”的黃龍、“香格里拉之魂”稻城亞丁等全球知名旅游景區。

  今年,中華民族共同體體驗館2024年第一期輪展四川體驗項目正式開(kāi)展,展覽通過(guò)視覺(jué)、聽(tīng)覺(jué)、觸覺(jué)、味覺(jué)、互動(dòng)、打卡、抽獎等體驗形式,完整展現四川多彩文化。館內有川劇、藏戲、藏族歌舞、彝族歌舞、羌笛合奏的“川音”;有川菜、川酒、川茶匯聚的“川味”;有詩(shī)歌文化、三國文化、紅色文化組成的“川韻”,有基于各大文旅名勝制作的“川禮”,給市民游客帶來(lái)一場(chǎng)全方位盛宴。

  在這里,參觀(guān)者可以感受巴蜀文化的豐富內涵和四川人民的熱情好客,感受共同的中華樂(lè )章、中華味道、中華神韻、中華風(fēng)貌,讓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更加有形有感有效。

  在旅游促“三交”計劃的指導下,四川充分挖掘其歷史悠久、文化豐富、民族風(fēng)情濃郁的特點(diǎn),推進(jìn)文旅高質(zhì)量融合,在交往交流交融中講好四川故事,講好中國故事。

  監制 | 王翔宇

  責編 | 才麗媛

  制作 | 郭欣欣

  來(lái)源:道中華微信公眾號

編輯:孫婷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