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(yè)演藝—正文
“王媽”塌房:荒野文化不能成為“文化荒野”
2024年05月30日 17:16 來(lái)源:羊城晚報

  □趙志疆

  5月28日,網(wǎng)紅“王媽”所在的武漢荒野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發(fā)表聲明,對網(wǎng)友熱議問(wèn)題進(jìn)行澄清說(shuō)明,并對其中的一些管理問(wèn)題向員工道歉。面對采訪(fǎng),一位荒野文化前員工表示,“王媽”塌房是意料之中,“她塌就塌在自己拍的東西是反壓榨,現實(shí)給的工資配不上員工付出的精力!(5月29日九派新聞)

  以為是共情,其實(shí)是生意。近日,“王媽塌房”引發(fā)輿論熱議。作為短視頻角色,“王媽”的人設是不甘受氣的保姆,專(zhuān)為打工人鳴不平,并因此收獲大量粉絲,被稱(chēng)為“打工人嘴替”。然而,有網(wǎng)友發(fā)現,制作“王媽”系列視頻的公司,卻存在設置大小周、工資低、任務(wù)過(guò)重等狀況,F實(shí)中的“王媽”,就是自己所諷刺的樣子?當“嘴替”成為“嘴炮”,不少遭受“背刺”的網(wǎng)友感覺(jué)很受傷。

  意外翻車(chē)之后,“王媽”成為眾矢之的。有媒體調查發(fā)現,“王媽”爆火后,21-60秒的視頻廣告報價(jià)從8萬(wàn)元跳漲至50萬(wàn)元,兩個(gè)月的廣告收入或達960萬(wàn)元。坦白說(shuō),“王媽”賺多少錢(qián)不是問(wèn)題,問(wèn)題是不能克扣打工人,更何況,“王媽”還是憑借“打工人嘴替”之名來(lái)賺錢(qián)的。這并不是所謂的“屠龍少年終成惡龍”,而是“惡龍”裝扮成了“屠龍少年”。如此巨大的反差,令人情何以堪?

  與高高在上的“霸道總裁”相比,“王媽”走的顯然是親民路線(xiàn),她的穿衣打扮也更像樸實(shí)無(wú)華的“素人”,這是很多人將“王媽”視為“打工人嘴替”的關(guān)鍵——與其說(shuō)他們關(guān)注“王媽”,不如說(shuō)他們渴望被關(guān)注,他們的每一次點(diǎn)贊和轉發(fā),其實(shí)都是在為自己暗暗加油打氣。

  然而,網(wǎng)友們的一片熱情終究是錯付了,“王媽”不是口無(wú)遮攔的“素人”,而是心機深重的“俗人”。盡管結果令人沮喪,但也未必不是一種有價(jià)值的提醒——“流量經(jīng)濟”時(shí)代,掌控網(wǎng)友們的情緒是不少人孜孜以求的,“俗人”往往比“素人”更能抓住網(wǎng)友的眼球。

  實(shí)際上,無(wú)論是打工人扮演“霸道總裁”,還是“霸道總裁”偽裝打工人,本質(zhì)上都是一種“爽劇”。不同之處在于,前者主打反差,很多人明知“一眼假”,依然欲罷不能;后者雖然主打真實(shí),但不僅隱藏著(zhù)更加撕裂的反差,而且很難被人察覺(jué)。吃打工人的飯,砸打工人的鍋,在消費打工人的同時(shí)羞辱打工人,這樣的劇本深深刺痛了打工人的心。

  僅從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的角度看,“王媽”所在的荒野文化雖然存在不少問(wèn)題,但多數問(wèn)題的性質(zhì)并不算太嚴重,甚至可以說(shuō)是不少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普遍存在的通病。即使如此,也絕不意味著(zhù)網(wǎng)絡(luò )情緒的反彈是“小題大做”!扒謇省ふ巍悦襟w’無(wú)底線(xiàn)博流量”專(zhuān)項行動(dòng)明確要求,發(fā)布含有虛構、演繹等內容的,必須明確加注虛構標簽!巴鯆尅奔热皇窃谘堇[段子,那就必須如實(shí)標注,而不應該瞞天過(guò)海欺世盜名,將打工人的情緒當成賺取利益的算盤(pán)珠。

  就此而言,在表示“繼續逐步完善薪酬管理體系”的同時(shí),荒野文化仍需進(jìn)一步反思——公司名字可以叫“荒野文化”,但公司運行不能成為“文化荒野”,積極健康的企業(yè)文化,才是行穩致遠的關(guān)鍵所在。

  (作者是資深時(shí)事評論員)

  來(lái)源:羊城晚報

編輯:孫婷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