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(yè)演藝—正文
不內耗的張鳳俠,是多少人的“夢(mèng)中情媽”
2024年05月17日 11:14 來(lái)源:中國新聞網(wǎng)

  中新網(wǎng)北京5月16日電(記者 上官云)“你看看這個(gè)草原上的樹(shù)啊,草啊,有人吃、有人用便叫有用;要是沒(méi)有人用,它就這么待在草原上也很好嘛,自由自在的嘛!

  迷你劇《我的阿勒泰》中,當張鳳俠說(shuō)出這番寬慰女兒的話(huà)時(shí),屏幕前的不少觀(guān)眾也狠狠共情了,寥寥數語(yǔ),戳中了人們心里太多微妙的情感。

  在孩子陷入自我懷疑時(shí),能提供情緒價(jià)值,治愈焦慮;當孩子想要追尋夢(mèng)想時(shí),予以充分支持,很少掃興。從這點(diǎn)來(lái)說(shuō),張鳳俠,可能是不少人的“夢(mèng)中情媽”。

  不自信的女兒,另類(lèi)的媽

  故事一開(kāi)始,年輕的李文秀正在聽(tīng)講座。

  她有些理想主義,一邊在大城市里打工,一邊追求文學(xué)夢(mèng)想,特別熱愛(ài)寫(xiě)作,卻不知道該寫(xiě)什么,相當迷茫,也非常不自信。

圖片來(lái)源:迷你劇《我的阿勒泰》視頻截圖

  因為工作出現失誤,李文秀被辭退了,帶著(zhù)十足的挫敗感去投奔母親,途中又被掉進(jìn)手里的動(dòng)物頭骨嚇得驚慌失措,極其狼狽地跌倒在眾人面前。

  張鳳俠呢,是一個(gè)很另類(lèi)的母親,對女兒李文秀采取“放養”的態(tài)度。

  以日常標準衡量的話(huà),李文秀應該把自己的人生規劃的更務(wù)實(shí)一點(diǎn),而不是追求看上去虛無(wú)縹緲的作家夢(mèng)。張鳳俠卻從未過(guò)分干涉孩子的選擇:寫(xiě)作就寫(xiě)作,能養活自己就好。

  回家后,李文秀想了一個(gè)主意,支支吾吾提出借點(diǎn)錢(qián),去縣城里寫(xiě)作,張鳳俠沒(méi)有盤(pán)問(wèn)女兒用錢(qián)的細節,手上的活兒不停,頭也不抬地回答,“你要錢(qián),我會(huì )不給你嗎?”

  雖然性格看上去大大咧咧,但張鳳俠總會(huì )及時(shí)回應女兒的低落情緒,不貶低、不質(zhì)疑。

  剛回家時(shí),李文秀很想證明自己“有用”,自告奮勇去要賬,終于討回了一匹駱駝。她希望被認可,特別高興地說(shuō),“你看,我雖然笨手笨腳,但我還是個(gè)有用的人對不對!

  張鳳俠讀懂了女兒的潛臺詞,一句話(huà)打散了孩子的自我懷疑,“啥叫有用,李文秀,生你下來(lái)不是為了讓你服務(wù)別人的!

  她讓女兒看看草原上的樹(shù)和草,有人吃、有人用便叫有用;要是沒(méi)有人用,它們就這么待在草原上也很好,自由自在的。

  無(wú)用之用,方為大用。教孩子從根本上擺脫自卑,不焦慮也不內耗,學(xué)會(huì )與生活和解,母女倆這一幕對話(huà),后來(lái)也被許多觀(guān)眾認為是劇中最治愈、最戳人的場(chǎng)面之一。

  像朋友一般相處

  “父母和孩子應當彼此獨立,成為平等相待的朋友!边@是坊間曾經(jīng)很流行的一個(gè)觀(guān)點(diǎn)。

  現在看看,張鳳俠大概就是這么對待李文秀的。很多時(shí)候,她從不慣著(zhù)孩子,想做什么就跟孩子平等溝通,也不會(huì )道德綁架的方式逼迫女兒服從。

圖片來(lái)源:迷你劇《我的阿勒泰》視頻截圖

  她跟女兒的相處方式很輕松。李文秀鬧脾氣,床塌了以后喊媽。她一點(diǎn)不慌,沒(méi)責備女兒,甚至連眼睛都懶得睜,反正又不是天塌了,這點(diǎn)小事,不能影響自己睡覺(jué)。

  為了多賺點(diǎn)錢(qián)以及考慮到其他一些原因,張鳳俠琢磨著(zhù)把小賣(mài)部開(kāi)到更偏遠的夏牧場(chǎng),女兒并不理解她的做法,言辭激烈地反駁,覺(jué)得這是在逃避現實(shí),搞得自己沒(méi)有安全感。

  聽(tīng)完一番指責,張鳳俠知道女兒“窩里橫”的缺點(diǎn),不急不躁,也沒(méi)要求女兒必須按自己的決定來(lái),只是告訴文秀,不想一起過(guò)可以回到城里去住。

  這話(huà)的意思很明顯,成年了,自己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,“不要難為你媽”。不過(guò),放手讓孩子成長(cháng),但并不意味著(zhù)什么都不管。

  就像現實(shí)里那樣,孩子難免會(huì )留下?tīng)攤子需要父母收拾。李文秀年輕氣盛,也會(huì )搞砸事情,難得的是,張鳳俠似乎永遠情緒穩定,很少站在制高點(diǎn)上指責女兒。

  如今有的父母數落孩子時(shí),總是容易連帶上孩子之前犯過(guò)的錯,于是一發(fā)不可收拾,忍不住翻舊賬,最后大人孩子心態(tài)全“崩”。

  張鳳俠卻不是這樣。就是在要賬時(shí),李文秀認錯了人、叫錯了名字,惹出一堆麻煩。張鳳俠帶著(zhù)她挨個(gè)誠懇道歉,沒(méi)有喋喋不休地說(shuō)教,心平氣和就事論事,告訴她錯在哪里。

  互相理解、互相尊重。就如同有人評價(jià)的那樣,“情緒穩定不內耗,誰(shuí)不想要這樣的父母呢?”

  適度的松弛感

  作為很多網(wǎng)友戲稱(chēng)的“夢(mèng)中情媽”,張鳳俠傳遞給女兒的,最重要的是積極樂(lè )觀(guān)的生活態(tài)度,啥事兒不往心里擱,仿佛多大的難題,最終都能解決。

圖片來(lái)源:迷你劇《我的阿勒泰》官方微博

  這種人生態(tài)度,充滿(mǎn)了松弛感。文秀的奶奶時(shí)而清醒時(shí)而糊涂,電視機壞了,張鳳俠就用石頭之類(lèi)的東西搭起一個(gè)很像電視機框框的東西,哄著(zhù)老人家說(shuō),這是農業(yè)頻道。

  對孩子來(lái)說(shuō),她是寬容的母親,三言?xún)烧Z(yǔ)治愈女兒內心的焦慮。李文秀不小心弄丟奶奶,張鳳俠沒(méi)有劈頭蓋臉地責罵,而是安撫女兒,老太太年紀大了走不遠,丟了再撿回來(lái)就好。

  奶奶頭腦不清楚,鬧著(zhù)要回沈陽(yáng),李文秀手足無(wú)措,攔也攔不住,張鳳俠不慌不忙,抄起一面小旗子,像極了一個(gè)導游,干脆利索把奶奶哄走了。

  耳濡目染,李文秀也繼承了媽媽的堅韌和善良。在相對寬松的成長(cháng)環(huán)境里,她得以釋放天性,用寬闊的心胸接納不完美的生活,如同大樹(shù)一般舒暢生長(cháng),勇敢追求自己的夢(mèng)想。

  母女二人互相包容,是親人也是朋友。劇中有個(gè)鏡頭,張鳳俠和李文秀,還有奶奶三代人在床上又笑又鬧,抱成一團,或許就是對這種親子關(guān)系的最好注解。

  在生活里,抱著(zhù)期待孩子出人頭地的心態(tài),一些父母不斷“雞娃”,出發(fā)點(diǎn)或許是好的,但卻忽略了孩子的感受,收效不一定多好,還早早將焦慮情緒投射到了孩子心里。

  所以,不妨參考下張鳳俠的做法,寬容地守護親情,溫和地厘清相處邊界,父母子女之間既相互關(guān)聯(lián)又彼此獨立,共同成長(cháng),找到最舒適、最合適的相處方式。(完)

編輯:孫婷婷